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 站内搜索:
滚动新闻:
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滨城新闻网 > 教育平台 >
买妾奇闻:一个是老友女儿,一个是姐姐女儿_历
  来源:  时间:2019-12-12 04:10   作者:滨城新闻网

古时买个妾回家,如果正妻不弄死她惊动官府,就是日常生活之一种。问题是,如果买来这位小妾是老朋友的女儿,又该如何?更有甚者,生活多年,才发现是小妾是自家的外甥女,这又该如何?

有这种事?有,都是史上有名有姓的人物。

先说小妾是老朋友的女儿。

这个人姓沈,名右,字仲说,姑苏人,写诗,书法也了得。四十岁了,没有儿子。他老婆邹氏着急啊,他老婆着什么急呢?那时候讲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她觉着她有这个责任,虽然也生养了,可是没生个儿子,总觉得空落落的。

这一年,沈先生出外游学去了,她闲着没事,就琢磨着给先生买个妾,换个人生。

东挑西选,总算看中了一位,好端端的一个姑娘,买了回来,跟着她理理家务,说说闲话,且等沈先生回来。

一年之后,沈先生回来了,他老婆就跟他说了,人都买回来了,沈先生也没反对,可能还有点感动,觉着老婆明理,这般,叫小妾出来见相公,道万福。

等到天黑,以奉枕席。枕席这事,有一种叫自荐,是自个要睡,这个呢叫奉,是陪睡。

沈先生到底是个读书人,不着急。

聊个天吧,姑娘,你老家哪的啊,家里都有什么人哪?姑娘低着脑袋,不想说话,说又如何呢,一把辛酸泪啊。

沈先生一问再问,她不得不说,妾是范复初家的姑娘,可怜我爹过世了,家里只有母亲,穷得揭不开锅,这才卖到您府上……

什么?你是范复初家的闺女!

沈先生恻然泪下,这是老朋友家的女儿啊。

哐啷,房门大开,喊邹氏过来说,这姑娘她爹是吴中名士,我的老友,怎么能给我当小咧?这姑娘就应该当成咱们的女儿才行!

一时山含情水含笑。隔天让人去找范姑娘的母亲,请她选一位贤婿,再接着,给姑娘做了嫁衣,上花轿,嫁出去了。

冬夜看元人陶宗仪《南村辍耕录》里的这一则,心里一热。

不免想到邓攸,这是《世说新语》里的一个故事,广为人知是是他舍子救侄。邓攸是晋朝人,小时丧父,和弟弟相依为命,艰难长大,各自成婚,不想弟弟早逝,留个孩子,叫遗民。有一年,胡人入侵,他们赶紧带着自家儿子和遗民逃命,可追兵穷追不舍,他跟老婆商量,咱们带两个娃跑不快,弟弟死得早,只有这么一个命根,我们还年轻……夫妻抱头痛哭,把自己儿子丢在草堆里,带着弟弟儿子逃命(这个细节是《晋书》里的)。逃了一天,没想着自家儿子后面赶上来了,这个姓邓的把自家儿子绑在树上,又带着弟弟儿子逃命了……

总算逃出险境,书上说他买了一个小妾,宠爱有加。过了好多年,有一天闲着无事,问小妾你老家哪的啊,家都有什么人啊。小妾泪如雨下,我是北方人啊,当年北边遭乱,跑到南边了,我爹叫啥啥啥,我妈姓啥,通通一说。

邓攸呆若木鸡,小妾说的那两个人是他姐夫和姐姐!

书上说,邓攸言行无玷,有德业,就是这件事让他难过,自此立志后半辈子再也养小姜。书上说,邓攸自此无儿,后做河东太守,卒。遗民守孝三年。

同样是买妾来归,一个温暖可人,一个人伦之祸。为什么会这样?可思可说的好像挺多,不知从何说起。(自公众号“南在南方me”)


上一篇:赵括所处的时代并没有纸的出现 纸上谈兵一说是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shbaoru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  滨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
沪icp备12022346号-1